中国女排面临前所未有挑战 留给蔡斌和姑娘们的时间不多了

“留给球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句之前经常被用在某些落后项目球队身上的话现在要被套用在蔡斌和女排姑娘们的身上了。只是不同队伍间的备战思路不尽相同,目标更是天壤之别。

由于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所造成的连锁反应,对于各支运动队来说,新的奥运周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年时间。所谓“前所未有的挑战”,绝非一句空话。相较于国内其他集体项目队伍,由于始终以在巴黎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为目标,中国女排的时间更紧、任务更重,毕竟姑娘们要从东京奥运会的谷底向上攀登、毕竟蔡斌指导在今年2月3日才正式走马上任。

“雪上加霜”的是,国际奥委会新的奥运会排球比赛资格获取方案,又极大压缩了中国女排的备战时间和空间。

相比于东京奥运会周期,新方案的最大变化就是将世界排名的重要性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根据该方案,巴黎奥运男女排赛事将有12支队伍参赛,除东道主外,其中6支球队通过奥运资格赛产生,另外5支由世界排名决定。而奥运资格赛将根据世界排名确定男女前24支球队参加,女排的世界排名截止日期为2022年10月17日、资格赛举行时间为2023年9月16-24日。

资格赛中,24支队伍按世界排名分成3组、每组8队在三地比赛,3个东道主将出自具备参赛资格的球队并成为各组头号种子,其余21支球队按排名以蛇形排列进入三个小组。每个小组进行单循环赛,积分前两名获得奥运席位。未获得奥运资格的其他球队再根据2024年国家排球联赛分站赛后(女排为6月17日)的世界排名瓜分最后5个席位,先取此前未获席位的大洲的球队,再取世界排名。

这种改变意味着中国女排从新周期一开始就必须争取每一场比赛、尤其是与亚洲球队比赛的胜利。而从蔡家军今年的第一个大赛——世界女排联赛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是任务基本完成,但过程有喜有忧。

北京时间7月3日晚间,世界女排联赛结束了分站赛全部赛事的争夺,最终中国女排以8胜4负积26分的成绩排名第4,顺利晋级淘汰赛。但在面对三支亚洲球队的时候,姑娘们的战绩仅为1胜2负,其中2-3不敌泰国、1-3输给了日本、3-1赢下韩国。此时,距离2024年巴黎奥运会女排资格赛举行的2023年9月16日,还有整整440天。

相对而言,在世界女排联赛分站赛中,中国女排既有亮眼表现,也有让人感到不如人意的地方:如果说2-3不敌泰国一战让球迷大为不满,1-3败给日本、尤其是最后一局只得12分的尴尬把球队放到了火山口上的话,那么在主场观众山呼海啸的助威声中3-1擒下土耳其,局分0-2落后的情况下将比赛拖入决胜局,决胜局又在6-10时连续追分,最后只是惜败于巴西这两场比赛又让人看到了这支球队的努力、韧劲和应有的技战术能力。

对于一支“新军”来说,这种起伏很正常。最重要的是,拿到淘汰赛的入场券给了姑娘们更大的空间、更多的时间,毕竟在杭州亚运会不知何时举行,大赛机会严重缩水的情况下,每一场比赛对于中国女排都非常的珍贵与重要。

应该说,由于疫情与选拔方案的叠加影响,原本郎平治下中国女排的一些被证明行之有效的理念现在或许已经无法全面推行,或者说在效果上将被打些折扣。

例如,郎平一直所倡导推进的“大国家队”理念,极大促进了中国女子排球的整体发展,也实现了优中选优,“天下英雄尽入彀中”,是球队能够在2016年登顶里约奥运会的重要保证。在新奥运周期开始后,中国排协迅速划定了一个71人的人才备选库,同时通过举办训练营等方式期望让更多的女排队员能够在大国家队的氛围中补齐思想、作风、技术和体能方面的短板,为国所用。

首先,在疫情尚未完全消退的情况下,短期内在国内举办重要赛事的可能性极小,这就让很多姑娘们不要说参加比赛,就连现场感受大赛氛围的机会都没有。而如陈刚教练所言,“训练只能获得技术层面的提高,而心理层面的经验必须在比赛中积累!”更进一步讲,如果没有心理作为保障,即便是在训练中掌握的技战术也很有可能在比赛中打不出来。对于长期集训但缺乏实战的运动队来说,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困扰。

此外,由于国际旅行和国内入境隔离方面依然存在一定的限制,国家队在国外参加像世界女排联赛这样的赛事时、以及在赛后一段时间内,都不得不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顶尖球员和中间层选手以及新生代运动员的交流空间被大大压缩,如果时间一长,大国家队在体制上的优越性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虽然郎家军最终在东京2021年奥运会上折戟沉沙,但在相关备战工作中其实也有颇多亮点,否则中国女排不可能在之前的世界大赛中取得佳绩,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拿到奥运会的入场券。而在郎平的整体作战策略中,第一时间赢下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回过头来看,在疫情于2020年年初突然爆发的大背景下,中国女排早早就在前一年的八月份通过在宁波举行的资格赛入围东京奥运会,的确显示了郎平高瞻远瞩的视野和未雨绸缪的备战态度。否则疫情来临可能引发无穷后患,实际上,的确有其他项目的球队因为疫情原因而放弃了国外的资格赛。

但在新的奥运会周期和资格选拔方案下,中国女排要想重现四年前的那一幕并不容易。一方面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明年在国内举行奥运会资格赛的可能性比较小,姑娘们将因此失去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另外上届奥运会资格赛宁波站只有四支球队参赛,而巴黎奥运会资格赛将是八支球队参加的大循环,对于球队整体人员配备、后勤保障、疫情防控等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想第一时间获得巴黎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方方面面都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7月2日,意大利女排甲级联赛俱乐部斯坎迪奇俱乐部官方宣布朱婷加盟球队,将代表俱乐部征战2022-2023赛季意甲联赛。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同意队内强力主攻手赴海外效力,这应该是相关部门在思路上的一个调整。毕竟在东京奥运会周期,无论是中国女排的朱婷还是中国女足的王霜,都被从国外俱乐部召回备战奥运会,但最终两支队伍所体现出来的水平和取得的成绩都难言令人满意。之后王霜也曾经表示,还是希望能够到欧洲高水平联赛球队中去经受锤炼,而在这方面,朱婷已经走在了前面。

相信在未来中国女排的阵容中,一个健康的朱婷肯定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仅以世界女排联赛的情况来看,主攻李盈莹、接应龚翔宇无疑是现在球队最值得信赖的两个点,在副攻方面,袁心玥虽然某个时段会在进攻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但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相信既有自己的问题,也有配合的因素在内。应该说,以袁心玥的个人能力、经验及在体系中所起到的作用而言,她还是当下这支女排不可缺少的一员。

在另外几个关键位置上,刁琳宇通过世界女排联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锻炼,而金烨、王云蕗的当务之急是补短板,在攻守方面让自己更加全面起来。虽然因为对手实力不等,很难通过几场比赛来断定球员们在短时间内得到了何种程度的提升,但无论在八支球队参加的奥运会资格赛上,还是最终的巴黎奥运会上,相对漫长的赛程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做好准备,这其中包括了杨涵玉、陈佩妍、倪非凡等人,也包括了张常宁,如果没有伤病,后者将是中国女排另外一张王牌。

对于女排这样一个在中国体育史上绝无仅有的存在而言,任何缺点或不足都有可能被加倍放大,从而在舆论场上迅速形成不小的风波。这就要求球队上下,无论是主事者、主教练还是队员,都能够保持足够的定力,一方面不抛弃、不放弃,另一方面真正做到自信、她信,如果做到了这点,在场上正常发挥出技战术水平,姑娘们就将无愧于自己的青春芳华、也无愧于中国女排这四个字。